中国为什么不整顿足协中国足协的整顿大会整了谁顿了谁

从去年开始的足球反赌扫黑运动仍在轰轰烈烈地进行 中。3 月 12-14 日,中超、中甲、中乙和女超的 200 多名裁 判齐聚北京香河,参加为期 3 天的全国足球裁判员反腐倡廉 教育整顿会议。可没想到,原本好好一场整风大会,却成了一 面尽显国足生产线上种种丑态的哈哈镜。

先是裁判陆俊东窗事发,40 万一场的代价,让他成了当之 无愧的“金哨”;接着中国足协用心良苦地开通一条“自首热 线”,寄希望于那些“黑哨”们良心发现,能够放下屠刀,立地 成佛,结果却是对牛弹琴――零自首;紧接着,足协掌门人韦迪 脑袋一热,作出了让中国国奥队参与下赛季中甲联赛的决 定,23 家俱乐部“欣然接受”;最后,最震惊的一条消息传 来――曾经预言了南勇、杨一民等将落网的匿名检举信又有 了续集,第二封匿名检举信赫然预言了将会有总局高官落 马……

一时间,江湖又乱成一团…… 裁判员整风大会 很肃杀 3 月 12 日,北京香河基地。200 多名裁判员齐聚一堂,在 这里进行整风学习。“去了这么多人,不知道能回来多少。”谈 到如今的足坛反赌、扫黑形势,一位工作人员这样“调侃”。 开会第一天,陆俊落马的消息还未传开,没有出现“失踪”

事件,也没有人主动自首,工作组和裁判们看上去都很平静。 但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大会进行到第二天,工作组告知了某 裁判“单场收钱 40 万”的事实,让香河的裁判们大感震惊。 “他会被判死刑吗?”裁判们相互打听。

此后,陆俊终于浮出水面,而在裁判整顿会议上,他也理所 当然地成为了裁判们重点谈论的话题。总局反腐倡廉领导工 作小组把陆俊当作反面典型,希望所有裁判引以为戒。足协掌 门人韦迪作为工作小组成员在会上发言时,多次希望有问题 的裁判员能投案自首,主动坦白交待,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

为了不透露案情,工作小组敲打众裁判时,没有直接说陆 俊“一场比赛收受贿赂 40 万”,只是称陆俊在里面交待了很 多情况,“从掌握的情况看,有的裁判员一场比赛收受贿赂 40 万左右。这简直是胆大包天,败坏了整个裁判界的声誉。”这 让裁判们很是震惊。

“胆子实在是太大了!见过黑的,没见过这么黑的。”一名 裁判员在向自己的领导汇报情况时,仍然心有余悸。有的裁判 私下交流时称,“按照一场四五十万的标准,他这些年究竟收 了多少?会不会被判死刑?”还有裁判表示,“这是典型的活教 材啊,教训太深刻了。你说,假如我几十年时间辛辛苦苦挣了 100 万,却因为这 40 万赔上自己和整个家庭的幸福,值得吗? 只要大家想到这一点,就不会收‘黑钱’了。”

名裁判接到来自家里的电话,其妻子说“, XX,我很害怕,现在铺 天盖地都是说‘黑哨’的,真吓人。你可不要糊涂啊,我们娘 俩宁愿过得平淡,也不要你去挣昧心钱。否则咱们家就完 了……”这位裁判差点哭了,赌咒发誓,绝对不会成为“蛀虫”。

按部署,此次香河裁判员反腐倡廉整顿教育工作的一个 重要环节就是个别谈话。据一位与会代表透露,与当初足管中 心个别谈话的形式、内容大体相近,此次裁判员的谈话工作也 主要是以教育、敦促有问题者主动坦白,建议知情者检举揭发 为主要内容。谈话本身也意味着工作组希望有问题者从速坦 白,避免在赛季开始后给联赛的执法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据了解,对于问题裁判,公安部门和国家体育总局掌握了 很多线索,等待他们的有三条路:公安部门查证后直接抓走;投 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因为证据不足自己死扛着。从目前态势 看,涉及的裁判不在少数,因此最好的方式还是他们能够投案 自首,检举揭发。工作小组对这些裁判表示,“时间已经不多, 希望大家能够抓住最后的机会,有问题的主动交待,投案自首, 争取宽大处理。不要有侥幸心理,否则就是法律的严惩。”会 上,工作小组公布了两部“自首电话”,称不管是主动交待还 是检举揭发,都会为当事人保密。

工作小组在阐明政策的时候,没有承诺“既往不咎”,也 没有说什么“小额内部处理,大额交由公安司法部门处理”。 他们只是强调,“投案自首或者主动坦白交待,会得到政策上

上签字时,仍然没有人自首。 整顿大会成果: 尽管此次全国足球裁判反腐倡廉教育整顿会议没有取

得立竿见影的成效,但这几天似乎有人已经熬不住了。3 月 16 日,据足协掌门人韦迪透露,在足协内部以及裁判员中,已经有 人开始坦白交代问题。

那么,主动坦白交代的足协官员和裁判究竟是哪些人?是 不是此前所揣测的“问题中层”,以及那些比较敏感的裁判? 韦迪表示,“关于具体的人和事,我们不可能对外透露,因为后 面的事情不是中国足协所能决定的。党组研究决定说出有人 坦白的事实,就是为了让外界不要受到‘至今还无人交代’的 迷惑。”韦迪强调,不管坦白的是足协内部的官员还是裁判员, 都会按照正常的程序处理。

那么,对这些主动坦白的足协官员和裁判员,是否会既往 不咎?韦迪表示,“不会,我们没有说过既往不咎的话语。关于 这些事情,我们还会和公安部门进行协商沟通,对于主动坦白 的人争取从轻和政策上的宽大处理。”由此看来,无论是公安 部门还是中国足协,都吸取了龚建平案件的教训,而且他们深 知龚建平案件的负面影响,因此这些主动坦白交代的人,肯定 会得到政策上的宽大处理。那些问题不大的人,在得到政策宽

大处理之后,逃过牢狱之灾不是没有可能。 按照总局“足球行业反腐倡廉教育整顿工作”日程安排

表,到 3 月 21 日,进驻中国足协的领导工作小组和足协官员的 谈线 日拿出足协整改方案,对所有人员 进行评鉴,3 月 25 日第一阶段教育整顿工作结束。从这样的 安排看,到 3 月 21 日谈话截止的时候,就是总局领导在动员大 会上所说的“最后机会”。能否争取宽大处理,进行自我救赎, 就看在 3 月 21 日谈话截止之前能否主动坦白交代。

教练员整顿大会 很口水 在召开全国裁判员整风大会的同时,3 月 14 日,中国男女 足国字号教练员整顿大会也在广州三水健力宝基地正式召 开。在这次整顿大会上,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崔大林和足协新 掌门韦迪成为关注的焦点,在一系列热点问题上,两位高层领 导给出了官方回应,比如国奥队是否参加今年的中甲联赛。 谈到中国足球的成绩和国奥队的现状,韦迪这样说:“我 始终在想,中国国家队水平不断下降,去年最差我们到过 108 位,国奥和女足也一样在下滑,这个情况说不过去,球迷们也看 不下去。国奥队目前有很多人在俱乐部打不上主力,甚至没有 比赛。团队项目如离开了比赛,水平根本不可能提高,也就是 说,必须要给他们创造充分发挥能力的机制,让他们有更多的 比赛机会。” 韦迪的话也意味着中国足协确实有打算让国奥队参加

Related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